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美记者感受中国幼儿教育:激励学生更有规矩和礼貌_《参考消息》网站(全文

时间:2017-12-11 20:31:02   阅读:390

  外媒称,中国传统学校奉行的教育几乎与教育家的完全相反。老师拥有绝对的权威,学生和家长必须完全服从老师。中国家长对子女教育的关注度和参与度也远远高于家长。

  据西班牙环球网站11月17日报道,当莱诺拉朱(音)和她的丈夫及3岁的儿子雷尼来到上海时,他们面临着孩子受教育问题上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一种选择是外国人在上海开办的私立学校。这类学校更重视孩子的意愿而非教师的权威,学生,认为学习数学并没有那么重要。另一种选择是中国的公立学校。这些学校要求对师长绝对服从,执行严格、整齐划一的规章纪律,用大量时间让学记硬背。在犹豫之后,朱最终选择了后者。

  报道称,在幼儿园开学的第一周,儿子雷尼回家告诉妈妈,在吃饭时间,老师用按住嘴巴的方式他吃下一个鸡蛋。雷尼把鸡蛋吐了出来,但老师又往他嘴里塞了几次鸡蛋,直到他最终咽下去。第二天,怒不可遏的朱冲到幼儿园,就吃鸡蛋一事老师。老师说确有此事。朱告诉中国老师,在美国不会采用这种的方法,而是会向孩子们解释,吃鸡蛋对他们的营养很重要,“我们鼓励他们自主选择吃鸡蛋”。中国老师问:“这有用吗?”朱承认,事实上,这的确没用。

  上了几周幼儿园后,朱发现以前不愿吃鸡蛋的雷尼回家后竟能主动要求吃鸡蛋。中国学校的教育方法并非最正确,但却是最有效的。

  报道称,朱在她的新书《小小士兵:一个美国男孩,一所中国学校,一场国际赛跑》中讲述了吃鸡蛋以及儿子在中国学校的其他一些经历。这本有趣的书从记者的角度对中美教育进行了对比,将幽默与严肃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朱的成长经历很特别。她是出生并成长在美国的华裔,从小生长在美国的个人主义与自己父母的权威主义的双重影响下。而她的儿子雷尼则正好相反:父母是思想进步的美国人,却让他在严格的中国精英学校中接受教育。这些学校崇尚勤奋、个人以及数学教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雷尼此前在上的幼儿园强调培养“快乐的孩子”。

  报道称,中国传统学校奉行的教育几乎与教育家的完全相反。老师拥有绝对的权威,学生和家长必须完全服从老师。朱在书中指出,在中国,教师所受到的尊重超过世界其他地方。这种权威与许多纪律相关,例如学生必须始终保持端正的坐姿,只能在固定的时间上厕所或喝水。另外,在有需要的情况下,老师还会对学生进行呵斥。中国人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做法同样对教育很有帮助。因为,如果所有人的步调一致,就能更好地实现课堂教学目标。

  虽然中国学校的行事方式有点,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在相反的方向上做得太过,导致将学生的个人于集体之上。

  报道称,一开始恼怒和不理解的朱最终发现了两件事情:儿子对中国学校“逆境”的承受和适应能力超乎她的想象;严格的纪律并没害儿子的快乐和好奇心,而只是让他变得更有规矩、更守时、更有礼貌。

  朱在书中还提到,中国家长对子女教育的关注度和参与度远远高于家长。在中国,家长帮助孩子完成作业是普遍情况,老师每天都会用微信向家长发送作业和教学指导。中国家庭必须为孩子准备在家完成作业的书桌,而不能简单用饭桌代替,这体现了课外作业在中国学校教育中的重要地位。家-校关系也是中国学校的教学内容之一。

  资料图片:这是在市某幼教机构,家长们带着孩子正在观看动画片(2012年10月7日摄)。发

  “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呼吁尽快填补机构监管漏洞之外,更多讨论聚焦于其折射出的我国3岁以下托育服务严重供给不足的现实。“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带来托育需求持续增加;另一方面,托育机构匮乏、标准制度缺失,监管部门混乱,托育市场“发育不良”现状凸显。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幼有所育”谁来育、怎么育,已成为关注的问题。

  据权威部门统计,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入托无门”成为很多0岁到3岁幼儿家长的心病。

  市民刘先生两年前就这样的困扰,由于他的孩子是11月份出生,当年不满足三周岁才能上幼儿园的条件,在找了几所公立幼儿园无望后,不得已刘先生把孩子放到了小区里的“家庭托儿所”,然而,上了不到3个月,该园因为没有相关资质而停办。

  “没办法,只好靠两边老人轮流值班、保姆随时更换、家里安装摄像头等方式,熬到小孩3岁才上了幼儿园。”刘先生说。

  入托难,已成为各地面临的共性问题。据上海市妇联2017年初的调查,88%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上海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而上海市集办系统与民办系统合计招收幼儿数仅为1.4万名。

  “过去独生子女政策在一段时期里降低了托儿需求,使托儿所的消失暂时没有呈现出太大影响,但如今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和家庭结构的改变,我国的托育难题急剧出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说。

  面对规模极其有限的托育市场,家长们的选择充满无奈。多位家长反映,少数具有办学许可的民办托儿所,硬件一般,名额却长期供不应求;一些在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名义注册的早教机构,实际是违规从事婴幼儿日托服务,随时有关门风险;而家庭作坊式的托育点,卫生、消防等方面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到孩子人身安全。

  --公办缺位。在经济体制过程中,大量事业单位办的福利性托儿所被裁减。随着二孩出生带来的学前教育资源紧张,很多地方公立幼儿园也陆续取消原本针对两三岁儿童的“托班”,公办托育服务进一步萎缩。

  以上海为例,2015年全市设置托儿所仅35所,比2011年减少21所;在0-3岁80万左右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

  --民办缺“”。上海一位退休幼儿园园长陆女士此前被某民办托育机构找来创办托班,但过程却充满曲折。在向教育局申请行政许可未果后,她又陆续找了妇联、卫计委等部门,但均表示不归本部门管,半年过去,至今没有办成。

  据了解,我国托育市场目前尚无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多地教育部门称,学前教育从3岁开始,0-3岁的托育不归其主管,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一些创办者由于拿不到教育许可,转而去工商部门以“教育咨询机构”名义办理营业执照,把托班先开起来。但工商部门又表示,教育咨询机构不具备提供午餐、全日制托育资格。复杂的创办流程让民办机构望而却步。

  --标准缺失。由于缺乏准入、评定、考核等标准,市场上托育服务的质量参差不齐。记者调查发现,相当多托育点设置在居民区内,有的有个三居室的单元房就能开班,师资力量有的靠无保育资质的家姆。而如果按照幼儿园建设标准,很难有企业点、社区点能够达标。携程方面就曾表示,幼儿园对班级规模、占地标准等有很高要求,在商务楼办公的企业几乎不可能做到。

  专家,应明确托育的公共服务地位,统筹整合管理机制,完善相关政策支持,构建主体多元、性质多样、服务灵活的市场体系,更好实现“幼有所育”。

  “近年来,我国托育服务供给长期处于部门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当务之急是将托育服务上升为国家行为。”杨菊华,应将托育服务纳入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明确具体负责职能部门,利用整合卫生计生、教育、民政、人社、税收、工商等部门资源,为发展提供良好。

  贵州省幼儿教师发展中心主任张剑辉,应通过财政补贴等方式鼓励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事业,在现有公办幼儿园增设托管班,明确将幼儿入园年龄向下延伸。同时,出台婴幼儿托育服务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标准规范,推动行业发展有章可循。

  “应鼓励有资质的主体开办托儿所、托育中心、邻托服务等,对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在自有场地内建托育设施要给予政策支持。”广州市政协委员简瑞燕,降低准入门槛,公平对待并扶持民营托育机构。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台媒称,近几天在各地都出现一个怪现象 “幼儿园狂”,但无论是教室外的“者”,或教室里的老师们,全都早已见怪不怪,因为这些全都是幼儿园里小朋友的家属,担心自己的心肝宝贝是否在初上学时适应不了。

  据中时电子报9月6日报道,9月西安幼儿园开学,尽管园方为避免家长“”影响孩童上学,将铝门全部拉上,但心急的妈妈们仍想从铝门间的缝隙里看自己的宝贝;能爬的爸爸更是不客气,一脚直接踩到洗手台上向里望,观察自己宝贝的情况。

  在的幼儿园外,家长在教室外矮墙蹲了一排,因为老师担心教室里的孩子看到家人会影响上课,于是和家长们约法三章“看看可以,但是请蹲下来,不要让孩子看见,才不会影响上课。”于是心急的家长们只能乖乖照办,像幼儿园里的一群大孩子,全都或蹲或跪在教室的矮墙外朝教室里“”,排在后面的看不到教室里的孩子,就准备了望远镜一直往里瞄。

  而在上海的一家幼儿园,干脆家长一律不准进园,所有家长全被隔离在铁网大门外。但不的家长仍旧爬上铁网门,一个比一个高,将铁网门爬得满满的,好像趴在动物园里铁网上看动物。

  “老师就说不要来,但家里就这么一个,哭了怎么办?他那么小。”一名上海市家长说,多数小朋友刚进去总是东看西看,花个半天就慢慢适应了,但有的一进了教室就哭个不停,如果那时家长不在就麻烦了,所以大家都来看孩子是在所难免。但也有少数家长将孩子带到园里,直接和老师说“就交给你了,我中午再过来”。

  虽然有网友认为,孩子迟早要长大,别宠过了头,要让孩子有性,但对多数家长来说永远放不下心,宁可向公司请假,头顶艳阳天也要来看孩子,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

  过量饮酒会危害会危害的健康,甚至危及生命,对发育中的婴幼儿有更大的。婴幼儿的肝脏并未发育完全,代谢功能也不完善,对乙醇的耐受力和分解力较差,即使饮用度数较低的酒,也容易让酒精在体内累积而引起中毒,一旦过量甚至出现昏迷甚至死亡。

  大多数的酒精量约为250-500克纯酒精,儿童的量约为25克,婴儿的量不到10克。除了直接外,婴幼儿饮酒还有可能带来其它。

  婴幼儿饮酒会伤肝坏胃,酒精的刺激性对肝、胃最大,孩子喝酒,会使肝功能受损,胃消化不良。孩子喝酒还会降低其自身的免疫力,使孩子容易得感冒、肺炎等疾病。有研究表明,过量的酒精对孩子的大脑发育是不利的,可能会使孩子的大脑反应变慢。男孩子喝酒,酒精会对发育期的有很大的损害,轻的使发育减缓,严重的会造成成年后的不育。对女孩来说,酒精也会影响性腺的发育,使内分泌紊乱,到青春期时,容易出现月经不调、经期水肿、痛经、头痛等现象。

  中国经济网小编认为,敢把酒直接给宝宝喝的家长毕竟是少数,但是哺乳期的妈妈有时难免需要喝酒,这时就要注意了。酒精可以出入血乳屏障,哺乳期妈妈喝了含有酒精成分的饮料或者吃了含有酒精成分的食物,乳汁中的酒精含量就会随之上升。

  酒精可以通过乳汁进入宝宝体内,而任何酒精浓度对宝宝都是不安全的。哺乳期妈妈每天摄入1个标准酒量的酒精,可能导致婴幼儿体格生长和运动发育落后;哺乳期妈妈每天摄入1-2个标准酒量的酒精,宝宝的奶水摄入会减少大约 20%,并可能出现睡眠紊乱或异常兴奋;哺乳期妈妈大量摄入酒精,可导致宝宝过度镇静;此外,乳汁中的酒精还会影响母乳的气味和口感。

  因为酒精可以出入血乳屏障,乳汁中的酒精浓度和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大体相当,所以,把乳汁挤出来倒掉无法清除乳汁中的酒精,只有时间才可以清除乳汁中的酒精。只要血液中还有酒精,乳汁也会含有酒精,直到一定时间之后,当酒精被人体代谢干净,酒精从血液中消失,也会同时从乳汁中消失。

  饮酒之后需要2至14小时才能将酒精完全从体内排出(根据饮酒量和体重的不同),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应该完全不要用母乳喂养宝宝。也不要食用含有酒精的食品。醉酒后更不要和小宝宝同在一张床或沙发上,以免意外压伤小宝宝。

  另外,喝米酒、甜酒帮助下奶是中国传统习俗,其实,让奶水增多的是产后的激素作用和宝宝的有效吸吮,酒精不但不能增加母乳产量,反而可能催产素分泌,使得奶水排出不畅,进而可能降低母乳产量。(王蔚)

  来自喀麦隆的Marcus,在中国任教已有7年时光,两年前,他来到敦煌幼儿园任教,被敦煌的包容、吸引,希望能在敦煌长久生活。图为Marcus给孩子们上课。刘玉桃摄

  中新网7月22日电 (记者 刘玉桃 徐雪)“我很喜欢他们叫我 外教老师……外教老师…… 活泼可爱,没有害怕和距离感。”来自喀麦隆的Marcus,在敦煌市幼儿园任教已有2年多时光。

  经常被小朋友团团围住,问东问西,Marcus都会耐心和小朋友聊天、做游戏。“常常被他们天真快乐的样子感染。”

  2015年,一次偶然机会,他得知敦煌市幼儿园在招聘外教,便积极争取。“我来中国这么久,可我从来没有来过敦煌,很多朋友都说敦煌如何神奇、如何美,让我一直很向往。恰好有这样一个机会,实现了我的愿望。”

  Marcus原本习惯宅在家里,后来慢慢喜欢出去逛逛。“这里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很多外国人,我去过中国很多地方,敦煌虽然很小,可是文化底蕴深厚,很有魅力,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来这里,有旅游的、也有做研究的。有时在街上遇见,我们会打招呼聊天。”

  “同在异乡为异客”,敦煌街头相逢“异乡人”让Marcus觉得很亲切,他会给外国朋友介绍敦煌,也会给他们一些,怎样买经济实惠又有特色的纪念品送给朋友。

  Marcus喜欢敦煌,因为他觉得这里的人们很热情。“我刚来敦煌时,幼儿园园长主动带我去鸣沙山、莫高窟等地方,给我介绍敦煌风土人情,后来,有很多家长也会邀请我去家里做客,还会主动提议给我当导游,介绍敦煌的美食、美景。”Marcus说,“这里和其它地方的家长不太一样。”

  “敦煌是一个友好、包容的城市,在这里生活很舒服。”Marcus说,如果条件允许,我希望能一直待在敦煌,和敦煌人相处,从事教育事业,敦煌文化。

  敦煌是丝绸之上的重镇,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以敦煌石窟及敦煌壁画而闻名天下,是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和汉长城边陲玉门关及阳关的所在地。自1979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第一批对外城市,敦煌成为中国历史上率先向西的地区。

  近年来,敦煌不断强化对外交流、对外合作,城市度、经济外向度、国际认同度不断提高。先后与、印度等4个国家6个城市,6个国内省市缔结为友好城市关系。

  随着敦煌文化盛誉全球,越来越多的游客、学者闻名而来,他们有的在这里扎根,有的将敦煌的内涵与文明带去世界各地。

  敦煌以包容、的姿态,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子”,以文化吸引再融合促进文明城市建设,再现古代丝绸之繁荣景象。

  据当地数据统计,近5年来,敦煌通过友城渠道加强对外交流学习,赴外交流5批5人次。交流范围涉及文化、旅游、工业、农业、教育等各个领域,有力地促进了各行各业学习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促进文化、经济、旅游和教育等领域发展。

  敦煌幼儿园副园长徐春梅说,引进外教,更多的引进先进的教学,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促进幼儿教育的发展。

  敦煌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王成生表示,近几年,敦煌教育向国际化、高端化、品牌化努力发展,引进国际一流教育,促进国际交流发展,提高敦煌教师队伍素质,开阔师生眼界,促进敦煌教育向国际一流水平发展。(完)

  2016年7月,3天内发生两起事故,3名幼儿在校车内闷死。今年6月28日至7月13日,半个月内雄县、遵化市、晋州市、霸州市4县(市)连续发生4起此类事故,4名幼儿丧生。在这4起事故中,3家涉事幼儿园为未经审批备案的农村非法幼儿园。

  事发后,省教育厅发文,将事故原因归咎于一些民办幼儿园、违法违规购置非标准车辆以及负有审批职权的基层教育部门审批把关不严。

  据死亡幼童家属介绍,当天早上7时50分许,在晋州市桃源镇赵兰庄村,两岁半女童任某的奶奶将孙女送上前来接孩子的天宝幼儿园校车。该校车接齐孩子后到达位于桃源镇周头村的幼儿园,但将任某遗忘在车上。

  晋州市教育局事后发布通报称,当天16时许,有人打开校车门后才发现任某被遗忘在车内,立即送往医院抢救,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天,市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

  6月28日8时左右,市雄县一无证托幼机构,一名3岁幼儿被遗落在接送车辆内。当天17时,孩子被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7月10日8时30分左右,遵化市成才双语幼儿园(民办幼儿园)未清点到园孩子人数,当天16时45分左右发现一名幼儿被遗落在接送车辆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7月13日9时,霸州市堂二里镇亲爽养正幼儿园接送车接幼儿上学,到达幼儿园后,将1名3岁女童遗忘车内,15时30分,工作人员打开车门才发现这名幼儿,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上述事故所涉4所幼儿园中,3所未经注册审批,属无证非法幼儿园。几起事故发生后,机关介入调查处理。晋州市机关将天宝幼儿园院长张某控制;霸州市警方将幼儿园负责人刘某、跟车老师杨某、司机段某控制。

  “目前法律法规对学校、对校车设置的法律责任较轻。”国家行政学院博士后陈雪介绍,未成年人在校车这样一个封闭的中,学校应当对学生承担监护责任,但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均未对学校的监护责任、校车等作出明确。国务院2012年发布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虽然对民办学校、教育行政部门责任人员了法律责任,但偏轻。

  女童任某在校车内死亡事件发生后,晋州市教育局通报称,天宝幼儿园为未经注册审批的非法幼儿园,此前桃园镇教委结合桃园镇和已多次对该幼儿园下发停办通知书。

  既然法幼儿园,既然多次下发停办通知书,为何该幼儿园仍照办不误?记者就此事多次电话联系晋州市教育局,但工作人员表示局领导不在。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市教育局多次组织要求各县区教育部门对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进行排查,尤其对非园问题开展清理整顿。今年2月,晋州市教育局还开展了学校安全工作大检查活动。

  按照省教育厅和市教育局相关通知,对不具备基本办学办园(所)条件、存在明显安全隐患且未经许可的民办幼儿园(所)和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要限期整改;整改仍不合格的要停办。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督导检查不力,隐患排查监管不深入,对此都有责任,但负有民办幼儿园审批职权的县(市、区)教育部门审批把关不严,平时对这些幼儿园的不规范办园行为置若罔闻,处置不及时,了隐患的扩大乃至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4起事故发生后,省教育厅于7月14日向各设区市教育局发布《关于强化民办幼儿园接送幼儿车辆管理的紧急通知》,其中就事故发生的原因如是表述。

  事实上,对农村民办幼儿园并非没有“紧箍咒”。除教育法、未成年人保外、民办教育促进法以及实施条例对民办幼儿园准入进行了明确,教育部、等联合发布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对学校购买或租用机动车专门用于接送学生等事宜进行了详细。在有明确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民办幼儿园相关事故缘何时有发生?

  “屡禁不止的非法园和营利为先的民办园有其内部逐利性,对此,主要监管部门应该切实整改非法园,规范管理民办园,明确校车安全接送办法并严格监管各类园所规范执行。”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系主任范明丽说。

  据霸州市通报,该市事故发生后,该市成立了由市领导牵头的事件调责工作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堂二里镇共5名分管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被调查。其他三地目前暂无相关行政部门负责人被问责的情况通报。

  7月11日,市在该市藁城区查获一辆“黑校车”,这辆核载9人的面包车竟拉了25人,其中23人是三四岁的幼童。经查,这辆“黑校车”隶属于市藁城区增村镇北桥寨村一所民办幼儿园,每天行驶线途经多个村庄。这样随意多塞人的面包车甚至成为农村民办幼儿园的“制式校车”。

  女童任某的家长告诉记者,任某父母一年前离异,由爷爷奶奶照顾孩子,至于幼儿园是否具有资质,他们并不知道。据了解,任某就读的天宝幼儿园成立于2012年5月,接送儿童的司机是幼儿园聘用的,司机开的车核载19人,但幼儿园统计事发当天车上共载有21人。

  “此类事件了涉事幼儿园缺乏规范的管理制度,日常管理松懈、混乱。随车教师清点人数,校车司机检查车辆,幼儿园带班教师致电未请假儿童的家长确认原因,这些环节只要有一个落实了,悲剧就完全可以避免。”范明丽说。

  近年来,随着农村青年大量外出打工,留守家庭面临看养寄管孩子难题,民办幼儿园在农村应运而生。目前,在农村公办幼儿园稀缺的情况下,民办幼儿园已经成为农村的“主力军”。然而,不少农村民办幼儿园其实是没有办学资质的“黑幼儿园”。

  “因为收费相对较低, 庭院式幼儿园 甚至是 黑幼儿园 在边远农村大有市场。”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农村民办幼儿园教育资源紧张、财力不足、从业人员素质不高,但农村家庭对寄管孩子的要求不高,致使这类幼儿园越来越多。“这类没有资质的农村民办幼儿园很难,最大的阻力其实来自于家长。如果这些点,农村孩子就没地方上幼儿园、没人管。”这位负责人说。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在农村,即便家长知道幼儿园非法违规,但如果并没有其他可选择的幼儿园,或者有成本、交通等不便,明知是无证幼儿园,恐怕也得硬着头皮去上。”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相关负责人说。

  此外,在幼儿园审批登记注册方面,现行学前教育与民办教育相关政策法规不明确、不统一,造成实际执行中民办幼儿园可以在教育部门、民政部门和工商部门等多个部门注册,出现审批混乱、批管分离的问题。

  “在民政和工商部门注册的,这两个部门既不负责资格审查,也不负责园所开办后定期的监督和管理,这就导致教育行政部门往往并不了解这些园所的开办情况,或者即便知道这类园所的存在,但因为本部门不是这类园所的审批注册部门,也难以真正做到监管,甚至。”范明丽说,多头管理给教育行政部门执法带来困难,审批时多部门有权,行政执法时仅教育行政部门有责,教育部门责小,加上管理力量不足,最终导致行政执法流于形式。(记者周宵鹏)

上篇:著名慈善家卓顺发人生哲理书籍在收追捧--华侨女作家韩昕余向企业和学校捐书
下篇:暂时没有下篇!